家乡的老屋 张源

年至春节,我和父母便踏上了回家的路途。回到家,看见了朝思暮想的爷爷,心中更是无限感慨。刚下车爷爷便领我去我家的老屋。
老屋建在一片田埂上,以前那里还是一片村落,随着岁月的更替,居住的人越来越少,于是老屋便独立下来。
我和爷爷走到老屋前,老屋只有一层楼,占地不是很大,我轻轻的推开那扇破旧的大门,借助门外的光线看去一切都是那么陈旧。我和爷爷跨入屋内,屋中充斥着一股发霉的味道,但是又不是很刺鼻,似乎早已闻惯。
正屋中仍摆着一对桌具,还记得小时候就在那里吃饭,夏夜,奶奶总是搬出一张长凳放在门口与邻居聊天。
迈入隔屋,隔屋的屋顶早已是通天的,我还依旧记得屋中的角落是爷爷的床,每个中秋节爷爷总会给我讲嫦娥奔月的故事。
老屋给我的回忆太多太多,老屋伴随了我的童年。
“走了!”爷爷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赶紧走出屋子用手慢慢地合上门,目光透过缝隙最后细细的打量着每一寸地方。
老屋,它的那扇门让我难忘,虽然早没我高;它的凳椅让我眷恋,虽然破旧不堪;它的床让我幻想,虽然不复存在。
老屋令我怀念,难忘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