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记忆.梦醒—蒋卓

时间,从指间流出,缓缓地流到墙上,伴随着“滴答滴答”分针、秒针的交替循环的声音,最终流进那古板而又永不停息的时钟里。我们都是这个庞大时代的缩影,一圈又一圈的时间纵横交错,构成了我们所谓的时空,某人表面上多么不乐意做某事,却依然坚强地生活在时间的摧残下。

十四岁

在属于十三岁的最后一夜,我坐在疾驰的车上,抬头看窗外的一片疏星,秒针、分针、时针不约而同地走在“13字眼上。一阵风呼地划过,伴着时光穿越身体的奇异感觉。恍恍惚惚间,我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十四岁如烟花般无声地熄灭了,我十四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