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王子涵

前不久,我小学的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信息。我感到非常惊讶。

我在小学收到过很大的新林挫折,于是,一毕业,我就想抛弃过去六年的一切。我感觉我小学的所有同学,都在瞧不起我。所以,初一一年,我都没跟任何一个小学同学说过一句话,发过一个字。当然,也没有同学来找过我。他和我,名义上是“朋友”,实际冰没有很深的感情。毕业后,我们分道扬镳,他去了前黄,我来了湖实。

他告诉我,他的班主任(语文老师)辞职了,然后把他的班主任给他们的一封信给我看。我似乎能看出他的忧伤。于是,我跟他聊了很久。聊完之后,我不禁有所沉思。

我一直坚信,一个人在有情绪(激动、悲伤、欣喜)时想到的人,肯定是他心里在乎的人。也许你有很多崇敬的人,但真正在乎的人,肯定很少。而那个你在乎的人,就是你在极度兴奋或低落时,依然可以不假思索想到的那个人。所以,他也就是你愿意与之分享感情的人。

难道,我心中早就没有了他,而他心中却一直都有我?我本以为我们互相不愿联络,但到最后却是我自己自欺欺人。难道我在很多地方都过度的想去猜测他人的想法但却是一个个天大的误解?

这是我有想到前几天的《率性》疑问。我何必要去在乎对方是否在乎我,我只要诚以待人,就足够了,哪怕是“单相思”(不恰当的比喻),也无所谓。活出自己的真实,活出自己的真诚,问心无愧,便是完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