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王子涵

我喜欢兰州拉面。一年来,我造访不同的拉面店,品位不同的拉面味道。

“交警队旁边开了一家拉面店,你可以去尝尝。”爸爸的一句话勾起了我的向往。第二天一大早,我便骑车出门吃面。刚下楼,我发现自己忘带了手套,但当时心里急迫,也不屑于上楼去拿。
深冬时节,此时五六点钟的时刻,夜幕仍未褪去,天际也无光明,走出大门,此时有风,但不大,空气冷,但称不上寒。我从车库里把车推出来,骑着钻进了黑夜里。
骑上车,我对天气的感觉就立刻变了。寒风掠过手背,带走了手上的全部热量,掠过脸颊,立刻引起了疼痛。寒冷的空气呼尽呼出,肺部冰冷的同时,鼻子也失去了知觉。平时待在温暖的教室中对冬天不知不觉,也许只有走进开场的空气,才知道,冬天来了。
我本以为空气是最柔弱的物体,然而凭借寒冷,他却成了最骇人的伤人利器。每钻近一步,都仿佛落入枪林弹雨。我开始可以理解那些穿着严实的车摩托车驾驶员们,也后悔自己一时糊涂没戴手套。骑出500米左右,裸露的手背已经泛红,握持手把也颇不灵便。然而想到那家拉面店,我也不再抱怨。我被迫把车停在路边,把手伸进口袋,略微恢复体温后再继续前进。
就叫我骑行一段再休息一阵,进行着抗争和突破,艰难的路程后,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听到梅老师谈及送东阳马生序,我便也有了想法。我对面食的热爱是否也正如他对学问的追求?我虽然屡次停下脚步,但始终没有退缩的念头,也没有放弃那是冬日清晨的出行。宋濂的好学心为诚折服了我们很多人,在这种毅力其实可能存在于我们每个人身上——那就是热爱。正是宋濂对学习的热爱,我对面食的热爱,才使我们有了冲破严冬的勇气。

【未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