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吊兰 王子涵

前几天,和爷爷在阳台上聊天。
阳台是我家的花园,那里摆着一个4层的木制大花架,摆着七八盆吊兰,两盆玉树,和一盆仙人球。
我家一直以来有种植吊兰的传统,据我妈所说,这是因为吊兰生性随和,没有各种怪脾气,通俗的来说就是易于生长。一般情况下,只要盆里放上土,栽上吊兰,不时地浇上水就能长成。不用施肥,也不用控温控湿。吊兰还有生育能力,一到夏天,吊兰抽枝,就会长出小吊兰。这时剪下一株放在水杯里种植,摆在书桌上,可以为书房添上几分淡雅。吊兰也会开花,时节是在夏天。兰花,花瓣纯白,花蕊淡黄,有淡香,可惜的是花期很短,只有几天。
吊兰,不管不顾可以勉强存活,料理得当可以枝繁叶茂,绿意繁华。
我妈属于后者,他种的吊兰一直是他的骄傲(就是阳台上那几盆)。叶片二指宽,十分厚实,通体碧绿,无一点颓黄。到夏天,满阳台的花香,让人不禁放弃空调,而愿与吊兰相伴。
闲话扯多了,现在回到我和爷爷的闲聊。
爷爷是电工,也是木匠,这个木制花架是他一手制作的。他看着满架子的吊兰,说:
“这吊兰种的不错。”
“那是啊!”我骄傲地回答。
爷爷沉思片刻继续说:“但我不喜欢这种吊兰,你们种的吊兰长得太大了。”
我不禁感到纳闷。
“吊兰每年都会抽枝长出新的吊兰,我每年都会种上新的,挖掉旧的”
“为什么呢?”我问。
“所谓盆景,小巧玲珑一点就好了,不求枝繁叶茂。”
这听来也有些道理,大是一种美,小也是一种美。比如文言文中的核舟,应该就是小巧之美的典范。
但这终究不是常人之思维。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养的植物可以枝繁叶茂,甚至于开花结果。年年扔掉旧的吊兰,种新的吊兰,是违背常理的。但是,除旧迎新,又有何不妥?
在我看来,细心和喜酒并不是对立面,我们其实一直在这其中平衡着。旧的东西往往寄托着我们的情感,比如一盆成熟的吊兰,或一只相伴10年的狗,我们都不会情愿离开他们。然而,当他们真的有一天消失了,我们又必须迎接新的事物。旧的鞋子固然合脚,但时代在变化,你的鞋柜也不会一成不变。现实和情感,各自决定了新旧事物的存在。所以,是日日培育吊兰,还是一年一换,这都可以成为我们生活的思想。抛弃旧物,不要那么果断,离别就有也不用那么不舍,因为新旧其实是一体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