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内课外,回望3年语文学习-王子涵

真的要来谈谈这节课,或许我谈的,无非就是课前准备等等。我记得九班是很少上语文的公开课的,这次作为罕见的出镜之一,九班每个人都很付出。我揽下来了技术一块的活,主要任务是做PPT。

我自认为自己很擅长做PPT的,但是真正接下任务去做,才发现自己把自己看高了。我不会做PPT母版,于是去网上找了一个。古色古香,自以为会讨喜,但却被老师客气地退了回来。之后的制作过程还是顺利的,这应该是一个插曲吧。

其实我更想聊的,是这节课之外的学习,是我们三年的学习,是与交流本的情缘。

“台上3分钟,台下10年功,一节课的成功,绝对不是两三天可以练就的。”

我觉得梅老师这句话是对这节公开课最好的总结。众人眼中光辉灿烂的45分钟,是3年的浓缩。作为重理轻文的科技班,我们这个团体中的许多人,包括我,都没有出众的文学天赋。我们都是靠着自己的心血,使自己融入语文的。

成功的九班,不是生来就是学霸,而是比其他人更努力。

我从小学开始,语文就是最短的那一根短板,从5年级开始,我就被送到小学语文老师那里接受额外的辅导,俗称补课,但是两年补下来,我的语文水平并没有上升很多,跟其他同学比起来,我远算不上出类拔萃,但也不至于惨不忍睹。我抱着对语文的恐惧进入了初中,到了初一,我发现,其实大部分的同学写的作文和我是差不多的样子,稚嫩、天真、单调,我仍然记得,在初中第一堂语文讲评课上,分析的是一篇写同学的作文,周鑫晨的一篇作文成了反面教材(他全文都在写陆恒威长的白)。梅老师由此告诫我们,文章必须要有内涵,从此“内涵”二字,次次讲作文必提到,一直唠叨至今,于是抱着提升内涵的愿景,我们在老师的领导下,爆发了看书与写作运动。“看书”“写作”也就是与我们交流本的灵魂所在。

 

交流本并非九班原创,而是梅老师从上一届学生那里继承给我们的。几届学生的实践下来,那时的交流本已经自成模式。开始写交流本第一天,梅老师先作了一个简单的介绍。

“交流本是一个写作的地方,你们可以在上面写随笔、创作小说、创作诗歌,并与他人分享……”

描述交流本确实很难,因为交流本背后的内涵是深厚的,自然不是三言两语可道明的。即便是现在有人问我“交流本是什么”,我或许也会思考好久。

我们拜读了上届学长写的交流本——一本本厚实的线圈本,随便翻一页,都是密密麻麻的字,这着实给我我们带来很大的震撼——上届的学生真的这么有文采?更吸引给我的是,每一篇文章无论长短优劣,下方都会有老师的点评,有时评语比原文还长,有时末尾还会跟上一个手绘的俏皮笑脸。透过红色的字迹,我仿佛可以看到背后那个和善“亲民”的梅老师。然而,最初的交流本写作,在现在看来可谓举步维艰——每天都找不到灵感,每天的生活都那么枯燥无语,老师的评语也没有之前所见的那样美好。那时我的交流本平均只有每篇五六行字,撑死了也就半面16开的纸,内容无非就是当天的奇闻轶事、心情变化等等。有时无话可说,还会落下一句“今日无事”这样的话。

熟能生巧,三年的无间断写作,我们的文字已不再稚嫩。现在来看我们的作品,或许已经超越了前届学生。我们写着,也写出了自己的风格。

薛枫总能在交流本里对时政新闻做出独到评论,他的议论文总是调理清楚,论证得当。陆定晔的小说古色古香,很有侠客风范,交流本网站上还有他的小说连载专栏。徐可易之的文章充满生活气息,亲情、故乡、美景是他散文的主色。薛总的影评往往是我观影的动力。

交流本网站是在我们的写作逐渐走上轨道的时候创建的。创建交流本网站,源于梅老师最初“展示九班文字”的一个小的设想。之后,这个想法被不断完善,就形成了交流本网站的最初设计。网站施工两个月,初二投入使用,至今共有文章近四千篇。九班的同学们在这上面花了不少心思,动辄千把字的文章,每周上传一篇,功夫绝对不小。我闲时也会去翻翻交流本网站,去看看别人的文字,经常可以翻到一些有趣的文章。比如有次,我翻到一篇薛枫的文章,文风十分清新,也算是让我看到了“薛枫体”的不同一面,或许这也是他不断尝试转型的成果。前不久,网站新添加了文章随机展示的功能,这样可以方便“旧文重品”,不至于让老文章湮没在硬盘里。

我写考场作文常常头疼,但是写交流本绝对不会。通常周末的交流本,我会抽出一整个下午来写,期间可能还会夹杂着读几篇名家名作(正如梅老师所说的看书与写作结合)。记得最长的一次,我从下午两点开始写,直到晚上九点才停笔。

虽然我至今文笔也不出色,但也享受陶醉在文字中的感觉,虽然我语文不优秀,但是能在书香的教室中学习,我也心满意足了,3年,我们比别人读了更多的书,写了更多的字。坐在九班教室里的每一个人都已经迎接了蜕变——交流本给我们带来了语文的成绩,也带来了新的九班文化和九班精神,这节课便是九班文化的一次体现,成功是必然的,也是无可复制的。

我想,其实干任何事都是这样:努力才能换来成功。如果我们只是单纯的去伪造一节课,课前反复预上,那得来的,只会是经不起推敲的浮于表面的精彩,学生木讷呆滞,老师心虚无奈,听课人味同嚼蜡,更别说要让学生学有所悟,听课的老师听有所感了,真正的精彩,需厚积,而薄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