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改变”中的意象的运用-王子涵

这篇文章写了一条老街上的一个豆腐汤店。这家小店是现实中存在的,就在我家的附近。我小时候一直在那里吃早饭,所以对他印象很深。

这个小店已经存在了好几年,从小时候到现在,他就一直是这个样子,但是这条老街却变了很多,所以说这个小店可以成为这条街的痕迹,是历史的痕迹。老街的变迁就突出了小店的不变。这家小店和我们经常写的老屋有着相同的性质,他们都引起了我们对过去的回忆。这篇文章的主旨,就是怀念那些历史中不变的那些东西,他们成为了我们记忆的线索,所以说,在这篇文章中,小店就是意向。

为了写好这个意向,我着重写了过去和现在两个片段,通过回忆写出豆腐汤的味道,这是在第三自然段中呈现的;然后写最近的一次造访,突出变化之中的不变。在这里改变和不变互相交织——在变迁的时代中,小店不变;而小店通过改变,得以变成不变。

但是这篇文章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在结尾升华的时候,没有明确的突出主题。我觉得可能是这篇文章要表达的东西太复杂了,谈不上赞美,也谈不上是怀念,只能说是一种感慨。所以在结尾的时候我含糊其辞,就造成了这个缺点。

也许这是很多同学在考场作文中经常犯的一个问题,主旨还没有想好就开始动笔。到了结尾的时候就不知道怎么说下去,轻则虎头蛇尾,重则严重偏题。意象本身应该是先有情再有物,而不是先有物再有情。


 

原文:

我家旁边有一条街,叫明清街。为了顺应这名字,这儿的建筑都是黑瓦灰墙,明清街气质。据说,起初,开发商想把它打造商业街,但由于风水不好,商业不兴,渐渐便冷落了。十几年来,多少店开了关关了开,惟独一家……

那是一家卖豆腐汤的店,坐落在街的末端。店面极小,只占了半个门面。狭小的店铺里塞了两张八仙桌,有时客人多时,还wfcd门吕摆上两三张。让一直由一对夫妻打理,严格来说是老夫妻。

走进这个豆腐汤小店,要上一碗大份豆腐汤,便可以选个位置坐下。老板娘会迅速地从锅里盛出一碗豆腐汤,洒上各种作料端下来,如果嫌量少,还可以去隔壁的油条店买两根油条,时间紧的,一顿风卷残云便了事,但悠闲的,用勺子一勺一勺地吃,还能与同桌的人新年几句,豆腐汤没有浓郁的香气,汤的颜色也只是暗棕色,但一进口便是回味无穷,初进嘴能尝到汤汁的鲜,多留一刻,豆腐的味道就散发开来,我想这就 豆腐汤的好处所在,再佐上一口油条,油腻与清淡一结合,更是享受。结账的过程也像这豆腐一样爽快,小碗一块半,大碗两块钱,除了豆腐花,这里不卖其它任何小吃,把钱入在门口的钱箱埋在,打个招呼,就能走人。早餐时间就在欣悦之中结束了。

当然,这已是好几年前的事情,那时,每天我都与妈妈来这里吃早饭,那老夫妻自然也很熟悉,随着物质生活的丰富,一碗豆腐汤早已满足不了我对早饭的要求,但豆腐汤的味道一直在我心中,从未改变。如今我一周一归,但也经常会问问妈妈这家豆腐店的情况。当听到它正常营业时,我便放心了。回忆起我与它的情结,我决定抽出一个早上再访这爱小店,以表我的怀念之情。

我走到卖豆腐汤的那个半个店面,卖豆腐汤的夫妻正华侨城 八仙桌旁。久别相见,几句寒暄,我便找位坐下。店里没有顾客,使我略感陌生。我深刻地记得几年前,这个时刻的小店总是热闹的,现在看着这冷清的狭小空间,好像在探望一个即将人世的老人,眨眼瞬间就可能公不复存在。难道这小店就将被这个时代淘汰吗?想着,愈是忧伤。老板娘拿起一只碗,走到那个老锅旁,盛满豆腐汤,洒下作料,摆在我面前。我喝了一勺,顿时,各种回忆涌入脑海。十几年我与小店的情结,仿佛尽浓缩在了这一碗豆腐汤中,也有可能是最后一碗。忧伤与欣慰的交集,百味与清淡的交织,熟悉而新遇的味道,改变与永恒的小店。

我思索着,突然,一阵油门的轰鸣声传进小店,一辆黑色的车停在正门口。司机 摇下车窗喊道:“来两碗大碗豆腐汤!”“好嘞!”老板娘一边回答,一边转身拿起外卖饭盒盛上汤,洒上作料,递给司机。“谢谢!”司机答道。汽车刚刚驶出街道,一个骑电瓶车的妇女又停在店门口,拿出自己带来的饭盒,买了一碗豆腐汤。渐渐地我发现,顾客都选择了打包带走,而没人在店里吃,但客流量与几年相比只增不减,看着依旧繁华的豆腐汤店,我笑了。

十年光阴,变的是顾客,不变的是味道。时代河流中的明清街,能有这一点印记,对我来说就够了。我知道那老夫妻店主总有一天会被迫关掉这个小店,但十年足以证明在我们每一个与豆腐汤有一面之缘的人的心中,它永远不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