痕迹 王子涵

我拿来一卷双面胶,把奖状贴在了书柜门上。我激动的后退4步,想好好领略这辉煌的成果。但突然。连空气都似乎凝固了。

大红色的奖状在这暗棕色的门上显得格格不入。门,因为奖状的存在,而失去的典雅。奖状,因为门的存在,而失去了几份喜庆。我一怒之下,想要撕下它。但又会成为永恒的败笔。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精力维护这个完美的房间。而如今又毁在我的手中。

深夜我躺在床上,就着月光,望着那张奖状。它就像一个血红的伤疤。在门上也在我的心中。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个周末抹平它。还我一个和谐的房间。

第二天我接下了奖状,果然留下了胶带的残留。我想用小刀刮去残留。但怕小刀留下刻痕。据说酒精可以溶解胶水。但一点都没用。胶带受热会软化。但吹风机仍然摧毁不了它。一天的辛劳,他仍在那里。单薄的白色长条透着下面的木纹。

我冷冷地看着他。我知道我不能就此罢手。总有办法能抹平那条痕迹。总有的。

我拍下了柜门的照片,量下了它的长宽,赶到了最近的一家橱柜店。根据老板的辨别,我顺利的找到了同款的书柜。柜门需要350元,我并没有吝啬。因为完美一词在我心中是无价的。为了它,我可以不惜一切。

我兴奋地扛着柜门回了家,卸下旧的,换上新的。我回头静静的欣赏巨款换来的完美成果。但只是一瞥。我就再也看不下去了。由于时间的差异,心门的颜色比旧门浅了好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