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你的时刻-王子涵

我走下公交车,顿时,一股冷风灌进我的体内,在这深秋五点多中的时刻,私下里仍然是一片漆黑。随着一声轰鸣,空无一人的首班车驶出站台,留下两道刺眼的光柱。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我第几次走在去补课的黑夜中。补课,把所有的快乐总我体内挤光。想到这又是一个与白纸黑字相伴的双休,一股钻心的失望弥漫开来。我伴着犹豫翻过路边的花坛,沿着那条熟悉的路走去。突然一丝微弱的光透过黑暗,穿过混凝土的森林像我照来。

一站好奇下,我变想着广元的方向走去。距离拉近,轮廓也愈加清晰。等下,是一辆三轮车,招牌上写着“手抓饼”三个字。想到自己还没吃早饭,就继续走了过去。

铺子主人是一对夫妻,我到那里时,桌上的食材都已经准备好。我点了一个手抓饼,夫妻二人便开始忙活。我端详着这个流通小铺,三轮车旁竖着一根竹竿,上面是一盏白炽灯泡。台面擦得很干净,一旁摆着七个塑料篮子,里面是洗好的食材,靠边摆着几个调料瓶罐。平板炉边上看不到油渍,灯光下,甚至还是锃亮的。“铺子很干净啊。”我赞叹了一句。老板娘笑了笑。确实,这不是一般小商小贩等做到的。

我环顾四周,街上任然没有人,灯光未及处依然一片漆黑。我不禁问道:“你们为什么这么早来?”

“这个点,确实卖不出几个,但谁知道有没有人买呢?一天多卖是个,一个月就是三百个,日积月累,我们就和别人不一样了”说完,老板娘酒吧做好的并给我。并的价格是刘元,很明显比其他地方贵了医院,但我还是欣然接受了。并在我的手心里想我传递着热量,我看着女老板,从她的身上,我读出了一股力量,那是对人生出彩的渴望,那是平凡中的伟大。

同是起早贪黑的人,我为血液,她为事业;同是追求人生的不凡,我有何必苦闷?此时,天空已是微明,我作别小饼铺,像老师家走去。老板娘,感谢你,读你的时刻,便是我的新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