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二(7) 王亿尧

你好吗?
秋雨淅淅着呢。
低头不语。
劝说中我无力扭转既定的现实。
我愧疚。
老房子要拆迁了,我不能像从前那样在屋前的长桥上奔跑了,不能去田埂边采野花了,不能见那房子炊烟袅袅了,不能……
不能再见到你了。
亲爱的,老衣柜,走之前再让我好好瞧瞧你吧。
普通的。笔直的。一尘不染的。棱角已不再分明的。
你自搬进我家的那一刻,便令我喜欢上了你,即使为了将你独占,才把你放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你却依然那么的令我心安,那么美,亦不自知。
曾经把我的衣服叠好,一件一件,整齐的放在你那里,不怕被别人抢走。多少个夜晚我佯装睡下,又突然起身,拉开你跟前的门,轻轻坐进去,坐在你狭窄的空间里。可那时的我,总觉得那方方的肚子,好像可以装下所有的东西,好像比屋前长桥下的河,还要宽,还要大。
每天为你拂去尘沙,即使顶上太高,我却想尽办法,踮着脚,踩着凳。偶尔从凳子上跌落,你在角落里的孤芳自赏的傲气,就足以抚平我的伤痛。
滴答。
雨点漫无目的,像在寻你,它敲我的窗,找不到你。
纵然时代变迁,带走俗气装扮,幼稚的容貌,却永远不可能把你从那个角落带走。在我最无助时,你似软似坚的侧脊便是我最大的安慰,你,知道吗?
但我终究还是不能把你带走。
一切照旧。
拉开你的门扇,一件一件的取出衣服,贺卡,胸针……哦,角落里还有一本漫画书……
你闻呀,这些外套散着木头的香气;再嗅嗅呀,就是岁月送给我的纪念品呀;你听呀,外面的雨下得这么大呢;你瞧呀……
骤然,漫画书的一角彩色变得模糊,渲染,荡晕开去,如在水中绽放的繁华,圈圈点点上下涌流,缤纷了岁月似水流年,模糊了记忆每个角落。
抱歉,老衣柜,我流泪了。
抱歉,我们不能再见了。
你要记得,不管你身处何方,我曾送你一片星光;你要记得,你永远在我内心深处最暖的角落;你要记得,你也曾在那个角落待过……
无情的离合,一顷落寞的烟火,在没有你的角落,我们各自学会洒脱。
我很好,你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