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铭——郑铖昊

灯火·铭
茫茫烟火两余间,脉脉晓夜踏归路。——题记
夜黑,风高。虽然没有古时梦化的意境,那盈盈灯火彻彻底底地,牵动了我的情思。
很少见到这样的情景了。窗外,静谧无声。普光的照耀绵绵的,通达一处不为人知的角落,散发着光的温暖。浅抬手,却见灯火。比如:傲然挺立,高然普照,明灭而虚晃,青红而赤热,一盏简陋的路灯,如此渺小,却有庞大的身躯,偶尔有几飞上去,依靠着它取暖,又是一位黑夜的禁卫军。
此时的灯火便非彼时旧时之万家灯火,但它却让我隐隐约约的想到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月亮。
月光款款地普照着大地,光入花城如梦,灯觉人鸟愁情,也许在夜晚只会 有它陪伴灯火。万般月下过,愁畅笑间月色依旧。
月亮啊月亮,牵挂着多少万人的心弦与情思。它是意蕴深厚的,但它又何尝不是一盏普通的灯火?圆圆的身躯散发着强大的光芒。而灯火呢,便是瘦小的身躯闪现着知途的明亮,何其相像。
只有路灯在月下照亮着赶路人的前程,他是圣洁的天使,有月光皎洁,明亮,用一束强烈的光照亮了前路,也照进了人们的心房。他们如月亮,斩不断,磨不灭,为的是指引,指引那归路。
灯火下,是月光皎洁的灵魂。
它无畏灯光的夺目,他懂得忍让;他无言星空的灿烂,他懂得欣赏;他无息月夜的安详,他懂得朴质,一个有灵魂的灯火,是不在乎争名逐利的。
因此,在夜晚,你,灯火才是夜晚的主角,多想用一只脚踏进灯火,而另一脚踩上云天,灯火铭,天下记。灵魂梦,烈士铭。只要有了它,不管是“何当共剪西窗烛”还是“月黑雁飞高”,到处都是你的影子,你的情思。
无声,无息,无影,无畅,无愁,无断。花城灯火下,西窗共当明。无为歧路近,有灯火自生。
灯火,倔强而平凡着,高雅而妩媚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